贴着香农·加夫尼的帖子
从英雄到恶棍:为什么我们突然讨厌埃文·汉森
从英雄到恶棍:为什么我们突然讨厌埃文·汉森

“埃文做了一个非常糟糕、伤害人的选择。他占别人的便宜。埃文也是被他的父亲留下的,他曾试图自杀,患有严重影响他生活的精神疾病。这些关于他的事实可以同时存在——它们都能在我们内心引起情感反应。我们被迫生活在埃文的脆弱和他的欺骗之间。”

阅读更多
“为什么绿色的女孩从来不是黑色的?”:选角中的种族主义
“为什么绿色的女孩从来不是黑色的?”:选角中的种族主义

“Elphaba已经从来没有由一位全职美国黑人女性扮演。一个角色,在整个制作过程中被漆成绿色,几乎总是由美国一名全职白人女性扮演。对此进行辩护的一种观点是,戏剧不应该“政治化”或“政治正确”,这个角色应该只属于“最优秀的人”。对此,我想问你——为什么你认为最好的人从来不是黑人?”

阅读更多
《太胖而不能被爱》(Too Fat to Be Loved: The Dark Truth of fatophobia in Youth Theatre)
《太胖而不能被爱》(Too Fat to Be Loved: The Dark Truth of fatophobia in Youth Theatre)

我们不是告诉年轻的演员,业余的或其他的人,准备好面对一个宣扬肥胖恐惧症、紊乱饮食行为和羞耻的“现实世界”,而是时候创建一个新的“现实世界”——一个无论大小和体型的演员都有平等保障的世界。我们可以做得更好。”

阅读更多
《第25届普特南县年度拼字比赛》(The 25th Annual Putnam County Spelling Bee)能拍成电影吗?
《第25届普特南县年度拼字比赛》(The 25th Annual Putnam County Spelling Bee)能拍成电影吗?

“并不是说音乐剧不能在银幕上被很好地诠释。油脂、罗杰和汉默斯坦灰姑娘,安妮,西区故事,你好多莉!- - - - - -这些工作。我也对其他即将上映的电影抱有希望,比如林·曼努埃尔·米兰达的电影的高度。在这种情况下,媒介的转换是有意义的,也是出于艺术目的。为拼字比赛,它有可能起到相反的作用。”

阅读更多
“我到底应该做什么?”以及隔离中的其他艺术家问题
“我到底应该做什么?”以及隔离中的其他艺术家问题

“现实情况是,戏剧界在心态上面临着巨大的分歧。一些人认为,这是一个时刻要高度警惕,并存在于一种狂躁的生产力状态。然后,还有一种截然相反的观点——我们应该这么做什么都没有。在电脑屏幕上冷冷地、不近人情地制作戏剧有什么意义呢?为不可能发生的试镜做准备的逻辑是什么?作为艺术家,这两种观点对我们都没有帮助。事实上,他们正在摧毁我们。”

阅读更多
10个最糟糕的欢乐合唱团情节
10个最糟糕的欢乐合唱团情节

“首先我要说的是,这部剧绝对是我最喜欢的剧之一。认真的封面,半开玩笑的魅力,可爱的演员阵容——它们在我心中占据着如此特殊的位置。也就是说,重要的是要批判所有的艺术,即使是我们怀着喜爱和怀旧之情珍惜的艺术。虽然我愿意为很多人放下我的怀疑《欢乐合唱团》情节主线,有些真的是,真的错过了。”

阅读更多